头条 小我影院盗版络续持证上岗是否能够无忧无

  • A+
所属分类:电影
Tag:  电影近日,海淀法院的一纸判决受到热议。因私人影院未经优酷公司许可,擅自播放电影《黄金时代》,被认定侵害了优酷公司就涉案影片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赔偿优酷公司经济损失及
头条 小我影院盗版络续持证上岗是否能够无忧无

头条 小我影院盗版络续持证上岗是否能够无忧无

  近日,海淀法院的一纸判决受到热议。因私人影院未经优酷公司许可,擅自播放电影《黄金时代》,被认定侵害了优酷公司就涉案影片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赔偿优酷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3.5万元。赔偿金额不多,却引发广泛关注,源于本案关系到私人影院侵权问题。这种观影形态,以方便、舒适、低价的优势,能够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需求,成为越来越受欢迎的娱乐方式。与此同时,私人影院也面临着诸多法律问题,需要深入探究。

头条 小我影院盗版络续持证上岗是否能够无忧无

  私人影院由独立的电影放映包厢构成,是一种追求私密空间和私人定制服务的营利性电影放映的娱乐场所,极大地满足了观众的聚会、社交需求。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风靡全国的电影录像厅,到今天的迷你影吧、主题影院等,私人影院产业以灵活满足市场需求的特征存续并不断繁衍,被看作是二级电影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相较传统院线影院,私人影院的优势突出,除了观影的私密性好以及个性化服务方面以外,私人影院的影片资源丰富且无观看时间限制。传统院线影院是固定的单个片源在预定好的时间进行播放,而且只能在该影片的上映期内可以观看。而私人影院是提供一个容纳上千或上万部影片的资源库,消费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播放什么电影,随时随地观影而没有时间限制。

  私人影院尤为年轻观众所喜爱,据统计,18-25岁的观众在全部观影人群中占到71.2%。由此,兼备大银幕观影体验和个性化观影选择的私人影院更受年轻观众的青睐,成为电影市场不容小觑的蓝海。

  私人影院因其电影资源丰富,消费者可以随意点播,而广受欢迎,同时也面临侵犯著作权的诸多问题。

  私人影院有侵犯放映权的风险。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放映权,即通过放映机、幻灯机等技术设备公开再现美术、摄影、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等的权利。私人影院若未经电影制片方的授权许可,擅自将影片通过放映机等设备向公众提供服务,则将构成对电影制片方放映权的侵权。

  私人影院有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风险。根据法律相关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是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通常来说,电影制片方将电影作品授权给视频网站,视频网站所获得的权利则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而私人影院通常是通过点播的方式来提供影片,海量的片源背后则是对权利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

  在本案中,双方的争议焦点就在于金运公司播放涉案影片的行为是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行为,还是受放映权控制的行为。因为优酷公司不具备影片的放映权,只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若确定为放映权,则优酷公司或因主体不适格而败诉。

  在确定金运公司行为性质时,海淀法院有如下判断因素:“公证人员选片、付费并进入观影房间后,无需进行任何操作,涉案电影即可直接播放;云乐迪网站中,点播影院的商业模式介绍载明‘ 每个点播影院约有20-30个点播影厅,可同时在上千万个影厅播放数万部3D高清电影,取得了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金运公司自认其所有的影片都存放在本地服务器,由播映机通过内部局域网调用本地服务器上的数据,并解码显示到投影仪输出画面。”

  法院的审判思路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构成要件出发。在本案中,被告通过局域网向不特定的公众提供影片放映服务,公众可以随意点播影片,则属于公众可以根据“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的情形。私人影院的每个包间虽然只能容纳数人,但由于私人影院是面向全社会开放的经营场所,任何人可到此消费,则构成向不特定的公众提供服务。因此,被告金运公司通过局域网向不特定消费者提供涉案影片的观看服务,公众能够在选定的时间和地点通过局域网点播获得涉案作品。被告金运公司侵犯了侵害了优酷公司就涉案影片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私人影院的盗版问题层出不穷,为从源头治理私人影院的问题,从严规范点播影院经营行为,2018年3月份,国家广电总局发布了《点播影院、点播院线管理规定》。《规定》明确要求,申请成立点播影院,除工商注册信息外,还应获得主管部门颁发的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如果没有取得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点播影院与商业院线同步放片就涉嫌侵权。也就是说,私人影院也需持证上岗。

  然而,《规定》的出台,或许只能起到让不合规的企业被迫退出的作用。针对影片盗版的问题,尤其影片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保护,只靠持证上岗是不够的,还需要多管齐下共同治理,《点播影院、点播院线管理规定》后续的配套执行细则也亟待跟进,培植满足市场需要的正规点播影院。例如一方面,鼓励拥有影片资源的企业,从事私人影院业务,从而以“疏”代“堵”,构建一个健康规范的私人影院市场;另一方面,主管部门可以建立一个公共服务管理平台,为私人影院提供影片著作权授权信息公示查询系统,以增加透明度,并同时构建版权交易的公共服务平台。

  在个性化的观影需求面前,私人影院的发展前景可期。随着私人影院市场的蓬勃发展,对私人影院领域的法律治理也应不断完善,以避免私人影院成为盗版温床。同时我们也应该认清,依据制度规章,“持证上岗”后的私人影院并非就高枕无忧了,盗版问题还存在,仍需要各方主体共同治理。如何建设一批有资质、有版权、有技术的规范化的新型私人影院,是监管部门、执法部门乃至消费者个人都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1.翁旸,《二级电影市场发展观察——私人影院》,《中国电影市场》,2016年6期。

  3.张惠彬、沈浩蓝,《私人影院的版权之困和纾解之道》,《中国电影市场》,2018年11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